第2章 他是我师父(1 / 2)

加入书签

♂nbsp;待在洞外峭壁天台上的朱长龄听见轰的一声顿时吓了一跳,肥胖的身躯直接倒在了雪地里。

要不是这几年来张无忌于心不忍,偶尔丢几个野果出来,这家伙早就饿死了。

“谁?谁啊?”朱长龄慌张地从雪地上爬起。

很快他就看到了张无忌和另一个少年从大敞的洞口处走出。

朱长龄暗松了口气,虽然不知这少年哪来的,但以他的实力,要对付张无忌和一个少年再容易不过了。

“无忌,你还等什么?动手吧。”林远见冷着脸道:“记住我跟你说的话,心慈手软只会害了你自己,对于这种心肠恶毒的武林败类根本不必留情。”

张无忌看上去还是有些犹豫。

朱长龄先是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道:“凭你们两个小子能杀我?简直就是痴心妄想。”身为南帝一灯大师座下四徒渔樵耕读之一朱子柳的后人,论武功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
林远见不理会朱长龄,继续对张无忌道:“师父不会强迫你shā're:n,你若执意要放了他,那也随你。”

朱长龄见自己被无视了,顿时勃然大怒:“真是大言不惭,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杀我!”

林远见嗤笑道:“今日的张无忌已非昔日张无忌,若他想杀你,你不会有活命的机会。”

“臭小子,我先杀了你再说!”朱长龄大喝一声,气逼指尖,一股凌厉的劲气顿时暴射而出,正是大理段氏家传绝学“一阳指”!

林远见嘴脸挂着讥讽笑意,连闪避的打算都没有。

这道势大力沉的一阳指结结实实地击中了林远见的胸膛,朱长龄见之大喜,这少年看起来平平无奇,挨了他一记一阳指必死无疑。

然而他想象中的画面并未出现,林远见依旧若无其事,仿佛刚刚那一击只不过是挠痒痒。

“这不可能!”朱长龄大惊失色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刚才这少年似乎是自称张无忌的师父。

林远见道:“无忌,还没考虑好吗?”

“师父放心,无忌有决定了。”朱长龄流露出来的凶狠本性,促使张无忌下定了决心。

朱长龄忌惮林远见,并不代表害怕张无忌:“今天就看看是谁杀谁。”

五秒钟后,朱长龄不敢置信地闭上了双眸,生机逐渐焕然。

仅一个照面,他便毙于张无忌的掌下。

张无忌大骇,自己的掌力怎会如此惊人?刚刚他只用了两成功力。

“以后如果没有杀心,与人动手时记得轻点。”林远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随后一脚将朱长龄的尸首踹下了山崖。

完美版的九阳真经,威力比起原版提升了将近五倍。

哪怕只是一成功力,也足以击败大多数武林高手。

林远见望着呆立在一旁的张无忌,道:“我让你杀朱长龄,是为了让你明白,这世上人心险恶,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,对待敌人必须要狠辣。”

张无忌道:“师父的话无忌一定会谨记在心。”

林远见道:“还有,以后不要轻易相信女人。”

张无忌面色一红,若不是自己轻信了朱九真,哪里会落得坠崖的下场?幸好及时识破他们的阴谋,否则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在带他们去冰火岛的路上了。

“你娘跟你说过,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,你可别忘了。”

张无忌吃了一惊,怎么师父连这个都知道?

是的,自他爬进洞里认识林远见以来,这位师父似乎无所不知,对他的来历了如指掌,简直就像是神!

“知道了师父,无忌都明白。”震惊之余,张无忌对林远见更是敬佩到五体投地,能拜一位宛若神人般的强者为师,实在是一大幸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