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章 人王之怒(1 / 2)

加入书签

铁兰山与雷震子率领着一大票侍卫,浩浩荡荡的向武家赶去。可怜雷震子,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潜在敌人,就连自家身边都出现了内奸,岂有不被人耍得团团转的道理?

“此乃武家府邸,不知诸位大人可有拜帖?”

一群人来到武家大门前,只见仆役不卑不吭的走上前来,挡在了众人的前面。

“你这混账,赶紧给我闪开。”雷震子出身寻常百姓家,可不会顾及门阀世家的弯弯道道,猛然一步上前,踹开了武家的大门:“武器,你给我出来。”

“大胆,何人胆敢在我武家喧哗?”武器疾步而来,看着怒发冲冠的雷震子,却是忽然心头一颤,已经知晓发生了什么,不由得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:“原来是钦天监的两位司正联袂而来,不知来我武家,所为何事?”

“所为何事,你心中应该再清楚不过了。咱们也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,武彩屏的事情,你要给大家一个交代。不然,你亲自去大王面前解释吧。”雷震子眼中露出一抹阴冷。

死道友不死贫道,莫过于此。

武家的事情,他可不想插手,还是交给武家去做的好。

“武彩屏?”武器眉毛一抖,心中知道武家最大的考验来了,不由得心中一阵哀嚎:“老祖宗啊老祖宗,你只想着姑姑的幸福,压宝西岐。但是你可曾想过,不等西岐崛起,我武家便最先要承受人王子辛的怒火。”

如何承受人王子辛的怒火,才是所有武家人该做的事。

“抱歉,武彩屏已经被老太君逐出武家,割了名册?日后再也不是我武家之人,是死是活与我武家再无瓜葛,诸位想要找武彩屏?此事却万万找不到我武家的头上。”武器面色沉着冷静?对于怒气冲冲的雷震子?依旧是心平气和不见恼怒。就算是武家大门被砸了,武家脸面被丢光了,可是那又如何?

不过如此罢了?只要能叫武家度过眼前的劫难?就算是叫他在安装几只大门给对方砸,他也心甘情愿。

“就这?这就是你的解释?”雷震子有些生气,不是一般的生气。

听了这话?武器无奈道:“不知大人想要什么解释?”

“呵呵?派人封锁武家。我这就前往摘星楼回报大王?你去与大王解释吧。”看着油盐不进的武器?雷震子也是无奈?吩咐一声后?率先走出了武家大院。

整个武家都被团团围住,再也难有任何人进出。

看着钦天监的侍卫撤出去,武器愁眉苦脸,快步向后院走去。祸事是老太君惹出来的,只希望老太君有化解劫数的办法?否则只怕武家真的要凉了。

“老祖宗?孙儿有急事禀告。”武器一路径直闯入了老太君的屋子内。

“我都知道了”老太君头也不抬的炒着经书。

“事已至此?如何行事?还请老祖宗示下。”武器面色急切。

“武家是千年世家,你怕什么?武彩屏已经被逐出了武家,这就是咱们的交代。你到了人王面前?也这么说!千年世家与天子共治天下,就要有千年世家的霸气。”老太君不紧不慢的道。

武器闻言都快要哭了:您老人家是怕我死的不够快吗?

那可是人王!

这么和他说话,不是找死吗?

“老太太久居大院,却不知道人王的强势,她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。听信她的话,只会将我武家至于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
武器失落的走出老太君的房子,就见苍老的不成样子的武德站在了大门前。

若叫武德与老太君站在一块,或许别人还会以为,是老太君的兄长。比屋子里的老太君还要苍老。

“小弟的意思是?”武器一双眼睛看着武德。

“我武家素来都是男儿当家作主,岂容她一个女流之辈指手画脚?简直乱了我武家的规矩。在武家,只能有家主一个声音,老太君对武家的事情指手画脚,是坏了我武家的规矩。所以……”武德眼神里露出一抹狠辣:“她是咱们的长辈,咱们不可对其不敬。但若撞在了大王手中,可怪不得咱们了。武家祸事都是这妇人惹出来的,她今日能干涉武家的事情,明日也能这么做。既然如此,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她推出去做替罪羔羊。老太君身份够高,辈分够老,或许能暂时平息了人王的怒火。我只希望,三弟能够做出弥补,化解了我武家的危机,否则灭门之祸是早晚的事情。”

武德难得看的这么清楚,武彩屏嫁入西岐,就等于将一根刺插入了人王眼中。日后凤鸣西岐真的发生,西岐折腾出的动静越大,武家也就越危险。

“我这就入宫,等候陛下的传召。”武器深吸一口气,拿定主意,便向着深宫而去。

钦天监没有阻拦武器,武家的根基在这里,不怕武器跑了。

摘星楼内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: